A Paradise Apple

02-02,2009

伤口,令我警醒,此外还有着迷。

在和其他不那么令人愉快的故事一样久以前,有一个苹果小孩。他长大后可能会英俊、文雅或是正好相反,但身为小孩——毕竟所有的小孩看起来都差不多——他长得即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孩子应有的样子。倘若仔细端详,可能会看出他的脸蛋比一般的小孩更红,像苹果一样。或许这是他生来就特别喜欢吃苹果的结果,当然也许是原因也说不定。如果认真地研究,恐怕像人类研究地球的自转一样,被无可解释的原因折磨得实在头疼,索性牢记着这是一条地球的定律,就不再需要逐本溯源,可以集中精神到据此衍生出的各种实用的研究了。那么,把他特别喜欢吃苹果当作是本故事的一条定律。此外,他随身带着一把小巧的苹果刀,还有他只吃削过皮的生苹果,这两点也请同样牢记。


一天早晨,他醒来时问自己,有没有一个完美的、独一无二的、代表了其他所有苹果的苹果?于是,眼前就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苹果,红彤彤的样子很诱人。我要开动了!他架起梯子,爬到苹果顶上开始削皮。没有削过这么大的苹果,所以没几下,他就割到了大拇指。好疼!他吸着手指,皱眉的样子像在考虑为这个苹果割伤值不值得,由于本故事的那条定律,他当然不会在意这条浅浅的伤痕。接下来是第二次割伤、第三次割伤……每次受伤后他都要停下一会,吸吸手指,似乎在考虑是否放弃,但每次都是执着地继续。

年复一年,苹果小孩终于削完了大苹果,自己也变成了苹果老人。吃吧!但是牙齿都掉光了呀,即使没有掉光,或是装上了假牙,我就吃得下去吗?他看看自己的手,上面布满了长长短短、互相交织的伤痕。又看看眼前的苹果,浅黄色的果肉上布满了颜色不一的斑点。大脑在飞速地旋转,而他却一动不动地站着。或许某一天,大脑想到了自己为什么而转,他就会走上前去,小心翼翼地用嘴唇抿一下那个苹果。

346829119cf36319840od.jpg

COMMENT

COMMENT FORM

  • URL:
  • 留言:
  • password:
  • 秘密留言:
  • 只对管理员显示

TRACK BACK